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薛晓/冰秋/联动】我就不该下这舞池:)

依旧是我的联动私设

脑洞源于小非哥的《图灵密码》(我快要被这本书笑死了真的)
(现在lofter的限流已经到了我在tag里连自己刚发的文都看不到的地步了吗?????)
——————————————————————————————————————————
这位日耳曼民族的贵公子总能把自己的任何party装扮的很正式。

于是前来参加同学宴会的一伙人就伴随着施特劳斯的《春之圆舞曲》被人流挤进了舞池。

沈清秋一愣神的功夫就发现自己被洛冰河搂进了怀里。

“等……等等,冰河,我会跳华尔兹……”沈清秋艰难地踏着不甚熟练的女步试图把自己掰到男位上。

“可是我想抱着学长啊……”洛冰河拿他那双湿漉漉的眼...

2018-11-18

题外话——我为什么喜欢薛晓

我爱薛晓一辈子1555551


薛洋叛逆,骄傲

其实星星也是一样的叛逆,他自信且骄傲,没有哪个勇于与权威抗争的孩子是乖宝宝,在他决定下山入世,建立一个与家世无关的门派时,我甚至觉得他有一种张力很大的狂。

温和天真而且小幼稚的星星和外壳张牙舞爪坏到骨子里但还是有点小幼稚的洋哥


就冲着他们对对方的特殊感,这对锁死了跪求去结婚qwq


小小作文:

不行我想转一转,我一直觉得薛洋也是那种嫉恶如仇的人。



只是他恶心自己觉得恶心的,不是一般世人的标准,但也有不少符合正常三观的点。



比如对金光善之流的鄙视,对魏无羡回忆中那些世家的鄙视,安慰金光瑶...

2018-11-17

祝自己生日快乐

这是在新学校的第一个生日——没有闺蜜买没有礼物没有蛋糕没有任何人知道

祝自己今天愉快w

2018-11-13

文手的日常

是日常了hhhhh


心若极冰:

Crazy:



1,当大纲在纸面或脑内形成的时候,这篇文章爽度的90%就完成了,剩下10%是文章发表的时候。至于写作过程?全是吭哧吭哧的搬砖砌墙,用爱发电。 


2,对文手最打击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花几个星期熬尽心血的一篇正剧的热度抵不上10分钟随手码的沙雕段子,傻白甜和pwp纯肉永远比刀文受欢迎——对我这种刀子精来说这实在有点伤感。 


3,热度是个很神奇又随缘的东西,有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好不好,只在于圈子热不热,以及你加入圈子的时机——太早太晚都不行,圈子由冷到热的上升期粮少人多...

2018-11-02

他的书是我对于“武侠”这个词的最初印象

同时也带给我对于“江湖”的幻想。

94岁走了,也算是,福寿了。

“行云流水,任意所至。”

我向往一个快意洒脱而杀伐果断的江湖

人生如此——

拿酒来!

2018-10-30

【冰秋/薛晓联动】记一个脑洞

最近不知道为啥b站首页给我推了好多好多跳舞的……

发现了好多有意思的东西嘿嘿

首先是冰秋场

目前想到的设定是舞蹈老师秋X舞蹈学生冰

选的舞嘛……其实是阿根廷探戈(嘿嘿),因为发现探戈就是疯狂用腿调戏调戏调戏你,而且舞者之间的距离近到让人尖叫

搞不好学的过程中黑莲花冰冰会故意拌到沈老师然后一把搂紧怀里还可以埋个胸啃口嘴(嘿嘿嘿嘿)

听说舞蹈老师都会说骚话,沈老师表面正经的人肯定是(骚在骨里)偶尔总会说两句的

沈老师(被拌了不知道多少次):宝贝儿别闹!你故意的吧!

然后是薛晓场

目前设定选了拉丁舞薛X芭蕾舞晓

这个构思当然两人初见是星星在欧洲街头跳街头芭蕾,(b站有一个法国小姐...

2018-10-27

【冰秋】关于长发男孩和精致男孩

*证明存活+复健,跪求评论1555551
*学校之前一直在写剧本,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终于可以继续写可爱的冰秋啦
*法语学疯了的产物hhh,其实是当时那几篇薛晓冰秋联动的人设篇
*依旧是ooc和bug预警——还是小年轻的他们

Un
关于见到心上人的心理状态,洛冰河觉得那些小说里的“心脏狂跳”“小鹿乱撞”都是垃圾,因为此时此刻他内心的小鹿宛如脱肛了一般哐天撞地肆意发疯,如果把底盘再放低一点,他神志不清地想,我能飙到1200马,布加迪都是弱鸡。

于是那就这么站在暗恋的学长面前流了一脸的鼻血。

今天是周末,洛冰河本来说去接来中国玩的父母,结果被不靠谱的父亲放了鸽子——这是沈清秋前天教他的话,鸽子为什么...

2018-10-21

【冰秋/中秋段子】魔尊大人在线撸兔

*翻手机截图的时候看到的以前存的梗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emmmm
*最近有点忙,贺文可能会迟到很久.....先来点小段子吧qwqq
*ooc破天际和bug预警

被屏重发qwqq

————————————————————————————
撸兔手法愈发精进了呢魔尊大人

(兔叽被摸多了会gaochao并且敏感的兔兔还会假孕哎嘿嘿嘿嘿)

2018-09-24
1 / 13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