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皓月千里」

皆言戏子无情无义,却不知人生本就一场戏

【叶皓】「深夜脑洞第一弹」这孟婆汤显然过期了

云村真是个好地方_(:з」∠)_要是哪天我码字了,那估计百分之八十的脑洞源于云村(❁´◡`❁)*✲゚*

文不对题

ooc有bug有

新人还请多指教【鞠躬】

↓↓↓

刘皓一觉睡醒发现自己躺在路边。

路边。

刘皓猛地坐起来,“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周边一片漆黑,隐隐能看见远处有一座桥。

“你死了呀刘皓大大。”

“谁?!”刘皓被旁边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转头就看见一个小姑娘笑眯眯地蹲在他身后。

“我是引路人,你已经死啦,该去找婆婆喝汤投胎咯。”欢快的语气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出去玩吧。

刘皓只觉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死了?”这就死了?我还没拿到冠军没泡到叶修呢就死了?!

“啊呀看来不记得很多东西了呢,投胎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哦,我会帮你解答的。”小姑娘抱着膝盖歪着头看着他笑。

“我有没有拿到冠军?”刘皓犹豫了一下先问了这个。

“拿到了哟。”

那……就好。刘皓松了口气。

“那……我和叶修……”

“没在一起。”小姑娘简短的打断了他,面上的笑容依旧不变。

这下算是彻底死心了。刘皓苦笑,“你刚刚不是说要去喝汤投胎么,走吧。”

“就在前面,那座桥上,婆婆会给你汤的。”小姑娘站了起来,“自己去吧。”

刘皓愣了下,才慢吞吞的朝桥那边儿挪。

“小伙子,投胎前现喝碗汤吧。”孟婆守着汤锅对刘皓说。

刘皓随意点了点头,走过去从汤扑上拿了碗,仰头喝尽。

喝完垂着头呆了会儿,伸手又拿了碗,喝完,再拿。

“婆婆,再乘一碗。”

“小伙子,你喝了够多了。”

“可是,他还在。”刘皓说着,捂着脸慢慢蹲下去,“他还在……还在呢……”

孟婆皱着眉看着蹲在地上的刘皓,正欲开口说点什么,就见刘皓“唰”的站起来抹了把脸,自己动手乘了碗汤。

很多都不记得了,儿时的生活,父母,朋友,比赛……甚至自己是谁。但是叶修,这个名字依然烙在记忆里。

意识渐渐模糊,最后的印象是孟婆黑着脸夺过他手里的碗一把把他推向桥外,还喊了句什么……听不清了。

意识再次回笼,刘皓感觉自己有点儿喘不过气。四周依然一片漆黑,像是被关在某个箱子里了。

试着伸手推了下,上边儿的盖子死重。

刘皓默默翻了给白眼,莫不是那孟婆嫌自己坑了那么多汤索性给他钉棺材里咯。

深吸一口气,刘皓艰难的把那盖子一点点推开,最后一甩手把盖子摔到地上——妈的憋死劳资了……

刘皓的葬礼来的人其实不算很多,毕竟在联盟里口碑也不算非常好,除了呼啸队员和同期生,这次算是来了个比较特殊的人——叶修。

几乎全联盟都知道叶修当年是被刘皓赶出嘉世的。那么他来干什么?

都不清楚,反正人都死了计较这些也没什么用了吧。

然而就在葬礼快结束的时候,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屋子前头的那具棺材突然有了动静。

就见那棺材板一点点的推开,最后被推到地上——刘皓扶着棺材边儿面色苍白的坐起来。

……

……

其实刘皓已经做好了一坐起来就对着那老婆子骂一顿的准备了,腹稿都打好了——你不满意我喝那么多汤你直说啊我tm差点儿被憋死在里头!!

然而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坐起来的一瞬间看到的居然是——叶修。

可能是打开方式不太对。

刘皓身体一松“砰”地倒回了棺材。

不对啊怎么会是叶修啊难道他也死了卧槽这货不会是熬夜过多猝死的吧早就说他那样动不动熬夜还抽烟迟早得挂……

刘皓正盯着天花板胡思乱想,突然一个人闯进了视野。

叶修?刘皓眼睛一酸,刚想说点什么,叶修却抢在了他之前。

“皓皓?刘皓你……再坐起来一下?”

“……啊?”刘皓有点懵,依然躺在棺材里。

然而叶修没给他继续懵的机会,他一把把刘皓拉起来,狠狠地抱住了。

他在发抖。

刘皓僵了下,还是伸手环住了叶修。

叶修好像……在哭?刘皓感受到肩膀上的湿意,是在为我的死而伤心吗,刘皓不和背景的有点小骄傲。

天呐这就抱到叶修了,死而无憾了好吗。刘皓想着想着就有点开心,就在这时,叶修把头微微一转,张口咬上了刘皓的脖子。

“嗷——!”刘皓猝不及防地嚎了一嗓子才发现自己……能感觉到痛啊!我还活着啊!!

我还活着还活着还活着还活着……那我,可以继续泡叶修咯……?

刘皓艰难的在叶修怀里开口:“叶哥,我……”

剩下的字尽数被叶修堵在了嘴里。

好不容易整理好思绪的刘皓也被这个吻堵的一片混乱。

这算……泡到了?

END

昂当然泡到啦

————————————
刘皓:叶修……我……能不能先去趟厕所?(汤喝多了)


评论(6)
热度(93)

© 剪红纱花「皓月千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