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靖苏】关于耳洞

现代paro大学同学设定,两人刚确立恋人关系不久

纯粹是因为自己打了耳洞,平时有事没事转转玩玩耳钉转出来的脑洞。

第一篇靖苏,ooc预警

第一次写很慌哎,各位提点意见嘛

————————————————↓

冬日透窗,光明在案。

美人伏于几……

其实只是梅长苏在图书馆因着暖阳略微有些犯困,便趴在桌上小憩一会儿,却被找来的萧景琰看到了。

除去暗恋期偷偷摸摸的远观,这次应当算萧景琰第一次如此进的观察梅长苏的睡颜。

白瓷般的脸上被日光渡了层金边,色调柔和,线条流畅,小扇子般的睫毛下有一片灰色的阴影。淡色的薄唇微张,嘴角微挑——这是梅长苏熟睡时不为人知的小特征。

萧景琰轻轻伸手将熟睡人散乱的发丝往后拨,露出小巧的耳朵。

“……嗯?”这时,那耳垂上的一个凹陷引起了萧景琰的注意,再细看,凹陷上还有一个不易察觉的透明的珠子。

这是什么?

萧景琰心里疑惑,小心翼翼地捏住了对方的耳垂,在反面却摸到了一个针尖样的物体,再去拎那个小珠子,没想到一用力就给拔出来了,把萧景琰吓得眉毛一跳。

这是……耳钉?

萧景琰借着阳光看那个透明的小钉子,简直无法想象这东西穿过了那薄薄的耳垂一直钉在上面。

但偏了篇头看着依旧熟睡没有任何动静的恋人,萧景琰放弃了将耳钉钉回去的念头,明明看起来就好疼啊!

先收着好了。这般想着,将小钉子随手放进外套口袋。

又在旁边坐了些许分钟,待到梅长苏悠悠转醒,二人才并肩往教学楼走去。

傍晚时分的自习室,萧景琰昏昏欲睡地靠在一旁看书的梅长苏身上,不想没过一会儿就被梅长苏推醒了。

“景琰。”意识尚朦胧的萧景琰一抬头就看到梅长苏摸着自己的耳垂笑的十分……可爱……

等等。

耳垂。

萧景琰立马清醒了。

“景琰把我的胶钉拿走啦。”

无法判断处境的萧景琰只好勉强抢夺先机:“我倒是没想到,苏先生也会去打耳洞。”

语毕还凑上去一把拉下对方的手腕,在耳垂上的小凹陷上舔了一下。

梅长苏果然瑟缩了一下 ,“以前……和蔺晨一起打的……只……打了这一个……”

闻言,萧景琰还酸了一下,“和蔺晨一起?”想了想又补上几句存心刺激刺激他,“只打了一个?那你们俩一对耳钉一人一个是吧,嗯?”

“不是……”梅长苏立马就闻到了醋味儿,无奈笑笑道,“我又不是姑娘家子,做什么要打两个。”

眼见萧景琰被堵的说不出话,便伸手揪住萧景琰的一只耳朵,“当年那对耳钉……我还留着,要不,你也去打一个?”

萧景琰看着眼前几乎要蹭到自己怀里的人,对方眯着眼笑的像只小狐狸,心头一动,就这么答应下来了。

两天后萧景琰坐在出租车上突然后悔。

既然当时答应下来了,这个周末梅长苏就带着萧景琰上了出租车,哦,还特意把胶钉换成了银制的碎钻耳钉。

萧景琰当时看着那个小小的耳钉躺在黑盒子里无比可爱,但眼睁睁地看着梅长苏面不改色地把它穿过那个小凹陷的时候突然觉得毛骨悚然。

然后他就后悔了。

但碍于自己高达威武(bu)的形象,萧景琰假装淡定地被领到了柜台前。

“您好,打耳洞吗?”柜台后的小姐姐带着商业式的微笑。

“是的,他打。”梅长苏看了眼浑身僵硬的萧景琰,强忍笑意代替着回答了。

“啊我们这里是手工打的,打完立马就能戴耳钉,不容易发炎……”店员说着将二人引入店内。

“等等!”萧景琰突然转过头打断了店员的介绍,“发炎是什么样的?”

店员一愣,似乎正在想说辞,这是梅长苏抢先答了。

“就是发肿啊流脓啊很痛什么的。”

“……”萧景琰目光呆滞。

“……”店员姐姐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瞄了眼犹豫的萧景琰。

“这个小哥哥,只打了一个耳洞呢,那如果买了一对既不是要找别人一起戴了?”小姐姐瞬间切换腐女模式,笑的十分诡异。

梅长苏看了她一眼,心领会神地点了点头,遗憾的叹了一声,“是啊……不过还好,我刚好有一个朋友……”

话还没说完,就被萧景琰打断了。

“不用!我来!”表情那叫一个视死如归。

“好的谢谢姐姐了,耳钉在这里。”梅长苏见状立马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放在桌上,和店员一起把一脸壮烈的萧景琰推到高脚椅上。

萧景琰一转头就看见金属盘里各式各样的金属仪器泛着冷光,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再一回头就看见店员把带来的耳钉放进一个小盆子里泡着,又拿出酒精棉开始擦一个金属夹。

“……”

这时,一双为冷的手抓住了他,一抬头就看到带着安抚笑的梅长苏,萧景琰心中微暖。

“小殊……”

“景琰待会儿不要动哦,否则会戳到脸上的。”

“md……”

“好啦,做好准备哈,要开始了!”店员姐姐一手拿针一手金属夹,笑的无比灿烂。

“虽说是无痛,但是每个人敏感度不一样,做好心理准备啦~”

店员一边说着一边熟练的那酒精棉签擦了擦萧景琰的耳垂。

萧景琰死死地盯着梅长苏的脸,宛如上刑场。

“3”

萧景琰绝望地闭眼。

“2“

梅长苏憋笑憋的浑身发抖。

“……”

没有1。

萧景琰的呼吸一滞,他感觉针戳穿了自己的耳垂,但在数秒后拔出,耳钉缓缓插入。

然后疼痛爆发。

“感觉如何?”店员拿来镜子放在萧景琰面前。

“不疼吧。”梅长苏朝那个微微泛红的耳垂吹了吹气。

“不……疼……”

“这样子就是配对的啦。”梅长苏也凑到镜子前,刚好一个在左耳一个在右耳,二人的脸紧贴着。

“嗯……”

好像……真的不疼了啊。

END
店员姐姐:啊狗粮。

评论 ( 5 )
热度 ( 40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