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薛晓】小新人给晋元太太写的后续www

真 新手,第二篇薛晓,有问题请尽管提我会拿小本本记下来的www

忍不住越写越多……ooc预警啊

@晋元 ←圈太太(◍ ´꒳` ◍)
(这篇……晋元老师已经删了,老师也退坑了,但是我emmm舍不得删还是,毕竟这可是我唯一一次给最最喜欢的老师写后续呐)


薛洋利索地转身,风衣角划过空气传来细微的轻响,掂着枣奶走在昏暗的地下通道里。

准备转弯的时候却突然回头望向那个贩卖机——微醺的男人正郁闷地拿头磕着贩卖机的玻璃柜。薛洋忍不住一哂,低头看了看此次的大功臣,那瓶农夫山泉被他揣在风衣口袋里。

好沉,薛洋瘪瘪嘴,随手把水抽出来丢进了前面四五步远的垃圾箱,传来噗通一声闷响。他靠在墙上远远地看着那个男人慢吞吞地往另一个出口挪,回味着对方颈子边好闻的味道与抚过的好身材,手上动作不停准备开酸奶。

ah shit。

薛洋匆匆截断脑内开始往奇怪地方发展的幻想,把自己从墙上撕下来,站定。

没拿吸管。

薛洋盯着那杯枣奶,眨眨眼,仅用了两秒种将刚才奇奇怪怪的幻想复习了一遍,立马抽身朝着男人离开的出口飞奔过去。

我需要一个吸管,眼睛里闪烁着孩子气的兴奋,也许还可以顺带劫走一个人。

——————————————

晓星尘带着浑身的down气息蹭回了家。

我的枣奶。

我想要草莓味的小小光明。

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无限循环着这两句话,周遭的down气息更深沉了。

天杀的贩卖机。

哼。

以至于完全没发现身后跟了个人。

晓星尘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扯开领带把自己丢在床上。

望着窗外的夜幕星辰,神志不清地念叨着——

我恨农夫山泉!

然而两声轻响打破了晓星尘的怨念。

晓星尘刷地从床上弹起来,瞪着阳台玻璃外的黑影。

深夜醉酒加阳台黑影,很好,可以拍恐怖片了。想是这么想着,但身体却先一步反应了。

晓星尘缓缓站起来拉开了阳台门。阳台黑影同时退后一步,让自己的脸暴露在月光下。

蛮帅的,看起来像个孩子,晓星尘眯了眯眼,发现对方笑的很可爱。

“打扰一下,先生。”薛洋丝毫不知道自己狂拽炫酷的微笑在对面那个高度近视的眼里被过滤成了可爱,他将那杯枣奶举到晓星尘面前,“有吸管嘛~?”

晓星尘愣了下,迟钝的神经开始努力消化这个场景,而对面的人一步步靠近过来。

“你是那个……!!!!”抢我枣奶和钱包的!后半句话没说出口,因为他被人拦腰抱住了。

那人将脸埋在晓星尘颈窝,将整个人都圈在自己怀里,一只手不老实地从后颈顺着凹陷的脊椎一路向下,手指在刚才被农夫山泉抵着的后腰窝点了几下,手掌探到了臀部,停住了。

晓星尘僵硬的站着,那人的手带起的酥麻感窜进大脑,他觉得脸有点烫。

薛洋抬起脸,嘴唇在晓星尘发烫的耳垂边摩挲,手下没忍住轻轻拍了拍,卷起舌尖吹了个转弯的哨儿,感受着怀里人因为气流的瑟缩,低声道:“先生,你的身材棒呆了。”

……

半晌,满脸通红的晓星尘从齿间挤出两个还带些抖的字:“……变态!”

————————————————————————————
最后晓星尘给了薛洋一个勺子。(就不给你吸管!)

好了没了!

满足了我的私心www

(大概会戳破太太对我的期望……【抱头跑)

评论 ( 4 )
热度 ( 235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