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皆言戏子无情无义,却不知人生本就一场戏

首先是个非天夜翔吹,我爱小非哥他全部分。
其次是个墨香铜臭书粉,我爱她书中的每一个人物,至于她的人我不了解也不想了解。

以上。

悲哀

摘纪录:

我问张北川:“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纳同性恋者?” 他说:“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把生育当作性的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
——《看见》


感谢推荐

评论
热度 ( 2302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