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皆言戏子无情无义,却不知人生本就一场戏

首先是个非天夜翔吹,我爱小非哥他全部分。
其次是个墨香铜臭书粉,我爱她书中的每一个人物,至于她的人我不了解也不想了解。

以上。

【冰秋】非常规性小美人鱼(上)

上课看某少女小说冒出来的脑洞

ooc狗血预警ww

撒泼打滚求评论啦www

 @茗歌 感谢鸽子姑娘给鲛人小公主取名ww


——————
01
“然后呢?”洛冰河翻了个身,伸手捞住沈清秋的腰。

“然后小美人鱼跳进了大海,变成了泡沫——全剧终。”沈清秋打了个哈欠,顺势躺进自家徒弟怀里。

“不过我小时候有想过将来某一天可以尝尝小美人鱼的尾巴肉……大概很好吃。”沈清秋扯了扯被子,“唔,冰河把被子让我点儿。”

“晚安,师尊。”洛冰河微微直起身子,浅浅地吻住了沈清秋的唇,一个计划在脑海里悄悄形成。

“……晚安,冰河。”沈清秋困的不行,迷迷糊糊地应了,倒头便进入了梦乡。

02
窗户开了一条缝,这一觉睡起来居然都日上三竿了。

沈清秋被阳光正脸罩了个满,难受地往里缩了缩避开光线,却突然意识到了不对。

身边的床铺稍微有点凹陷,但伸手摸上去是一手冰冷,原先躺在上面的人似乎已经离开许久。

沈清秋微微皱了眉,撑着床沿坐起来草草披了外衣就往外走。

竹舍内外找了一圈也没见这个人影。

“洛冰河?!”沈清秋忍不住提高了声音,但无人应答。

03

洛冰河在沈清秋睡着后便御剑出了门。

师尊故事里的“小美人鱼”人首鱼身,歌声可引诱过往船只上的过客和水手,所有特征都与定居在东海的鲛人相符,除了最后一个——毕竟洛冰河也没和鲛人打过交道,只知道前段时间南疆附近有一支鲛人的分支闹事不成逃回东海,此次前去刚好可以了解这事儿,再挑一只好的片回去给师尊涮汤。

美哉。

这般想着,洛冰河将一股灵力摧入正阳,加快了速度。

希望能在天明之前回到清静峰。

04

只是没想到贵为魔族圣君的洛冰河也有翻车,呃,翻剑的一天。

正当洛冰河踏着正阳抵达东海岸的时候,远处的礁石间突然传出了一阵歌声。

曲调悠扬,婉转而至,歌词是一种陌生的语言,发音生涩却毫无违和感,其中还携佳了一股强大但熟悉的气息。

梦魇!

洛冰河猛地瞪大了眼,反应过来时却来不及了,直直地陷入了环境,连人带剑栽进海里。

05

而沈清秋这边许久没有动静宛如死绝的系统突然诈尸了。

【恭喜激活进副本哟亲~|东海|副本正式开启,了解详情点击此处~祝使用愉快哟亲么么哒~】

WTF?!

沈清秋看着结尾处的“么么哒”一阵恶寒,愤愤地戳爆了对话框。

东海又是什么狗地方啊!

主角都没了副本个鬼!

不去!!!!

06

话是这么说了,洛冰河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沈清秋突然理解每次自己出事时洛冰河的感受了。

从两人在一起开始,洛冰河无论做什么都会事先通知自己。

第一次面对这种杳无音讯的情况,实在是手足无措。

沈清秋愣愣地坐在桌子边,系统对话框又跳出来了。

【是否了解详情?】

随手点了个“是”,视线瞬间被接下来跳出的资料吸住了。

【副本|东海

   主角|洛冰河

   地点|东海宫

   开启条件|收到请帖

   特定用户玩家ID绝世黄 瓜】

怎么跑到海里去了?好不容易有了洛冰河的消息,却无比的可疑,请帖又是什么?

07

说是幻境,好像不太对,洛冰河在这一片水蓝色的空间里走了两步,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必须赶紧出去!

刚想将梦魇老先生叫出来看看,却发现了不对劲。

自己的记忆……怎么在消失?!

洛冰河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惊慌失措的揪住了自己的头发。

一幅幅画面略过,洛冰河却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所有记忆中,只有沈清秋的身影在一点点淡去!

师尊……

清静峰,魔族地宫,圣陵,竹屋……唯独那个身着青衫嘴角带笑的青年褪色般淡去。

直至消逝。

所有的记忆里,仅剩了洛冰河一人。

洛冰河跪倒在地,茫然地看着自己的眼泪珠串断线般砸在地上。

为什么要哭?

师尊……

我在叫谁?

08

再次醒来的时候,洛冰河发现自己仰面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边还躺了个人。

洛冰河面无表情地偏过头看着那人。

是个黑发蓝瞳的小姑娘,正扑闪扑闪着自己的长睫毛用那双卡姿兰大眼睛激动地看着自己。

……宛如一个饿了百八十年的人见着了满汉全席……

还欢欢喜喜地叫了声:“夫君!”

……

洛冰河的眉毛抽搐了一下,尽可能礼貌地问道:“姑娘,你哪位?”

“我是你未婚妻呀,我叫玲琅!”玲琅趴到洛冰河的胸口开始瞎BB倒豆子:“夫君你之前去魔族那边办事儿结果伤着脑袋了怕是记忆有损,怎么样还记得什么呀~”

明明应该是小妻子见着夫君完好无损的醒来应当欣喜的,洛冰河却不知为何从琳珑的话语中愣是听出了一分幸灾乐祸和得意。

只得默默皱眉“记忆似乎……的确有损”,说着往后退了退避开了琳珑凑过来的脸,“那我现在……身在何处?”

“东海的鲛人皇宫咯,这是我们的寝宫!”玲琅挑着眉抓着洛冰河的一缕头发开始打结玩儿,“哎呀夫君我们明儿成亲你不会也忘了吧?”

成功地在洛冰河头发上打了两个死结后,玲琅又将双肘支在他胸膛上,两手抓着洛冰河的一只手一会儿捏来捏去一会儿十指相扣。

洛冰河胸口被玲琅的肘关节硌得生疼,十指相扣的时候胃里不自觉地泛起丝丝恶心来。

他眉头皱的更深了,听到问句刚想说“不记得”,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一个画面,虽然没有看清,但已经神差鬼使地开口:“记得”。

“记得就好啦,请帖已经送出去了,你以前待的那个什么什么山派也有送哦。”

玲琅笑的眉眼弯弯,敛去了眼底的骄纵。

09

此时的清静峰却是一片寂静。

沈清秋坐在竹案边,岳清源坐在首座,案几上放着一封请帖。

颜色喜庆,显然是婚帖。

沈清秋看着内页上洛冰河的名字时登时宛如晴天霹雳,脸上立即就黑了。手上暗自用力将扇骨捏的咔咔作响。

“清秋师弟……”岳清源伸手抚上沈清秋的背,“这个鲛人公主……你可认得?”

“不认得。”沈清秋仰头看着竹顶深呼吸了几次,“这些年来冰河根本不愿近离开我半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说罢低头理了理被捏的有些变形的竹扇。

岳清源有些担忧地看着沈清秋略微缓和的脸色,有些犹豫:“那这婚宴,要去么?”

“我去就是。”沈清秋安抚地笑笑,强压下心中莫名的愤怒。

10

洛冰河躺在床上,暗暗使劲儿试图把手臂从玲琅的怀抱里抽出来。

数次努力无果后,洛冰河面部有些扭曲地低声问道:“琳珑姑娘,能别用你的……蹭我的手么?”

玲琅闻言仰起脸露出一个楚楚可怜的小表情,小声唧唧地诉苦:“夫君这是收了次伤后居然嫌弃我了吗?”说着完全不留给对方一点回答时间,更加用力地抱住了洛冰河的手臂,眼睛一闭。假装自己睡着了。

……

行吧,随你。

洛冰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开始浏览自己那些仅存的记忆。

看了不一会儿,立马发现了不对。

好像……少了个人。

空出一半的床,衣架上的青衫,床边的两双靴子……

还有行 鱼 水 之 欢时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仿佛墨色晕水一片模糊,两人十指相扣的手,那双手哪怕画面模糊不清却可以看出五指修长骨节分明,肯定不是玲琅的手。

以及心里的那种悸动。

“师尊……”洛冰河无意识地喃喃道,却是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唤谁。

心中忽然一阵绞痛,洛冰河揪紧了自己的前襟,惊讶的发现竟有泪从眼里滑落,表情是未曾觉察的怅然若失。

总觉得自己好像把什么最重要的东西弄丢了。

TBC

评论 ( 21 )
热度 ( 271 )
  1. 剪红纱花 转载了此文字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