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冰秋】渡化-肆

*久违的更新qwq,这章先让小冰妹见见公婆家是什么样的(23333333)
*前文传送门

 初见  初被捡回家 初渡劫

*依旧是ooc和bug预警(ballball你们了给点小爱心和评论吧!)

——————————————————————————————————————————

到最后洛冰河也没敢给沈清秋封正。

本就是玩笑般的问话,沈清秋揉了揉红透脸的小朋友,安抚道:“无妨,我本高于妖,无需封正。”

洛冰河胡乱地点头,牵着沈清秋的袖子往竹舍走,走了几步,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唰地抬起头,声音却还有些糯,“那,前辈现在化了人性,以后还会留在这儿吗?”

“自然是会的,难不成我要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么?”沈清秋歪了歪脑袋,我看起来像是那么无情无理的人么,“不过,过会儿我们得出趟远门。”

洛冰河乖乖巧巧点了点头,“全听前辈的。”他仰起脸,晶亮的眼睛里倒映着沈清秋的身影。

沈清秋原想着回屋小歇一会儿就出发的,结果一睁眼就是清晨颜色淡而暖的阳光,小朋友蜷缩在身旁,睡的正香。

沈清秋;“……”

居然!睡过头了!!!活了几百年第一次啊!!!!!!昨儿不累啊?!不应该啊?!!!

然而作为一个极其注意形象的神兽,无论内心是如何的井喷刷弹幕,表面上一定是优雅从容的。而洛冰河也十分乖巧地只字未提某位前辈睡过头的事实,粉着小脸被沈清秋牵着走到了竹子稀少的半山腰。

为什么是半山腰呢,因为沈清秋真的!不想!再体验一次本体从竹林中滚下去的感受了!

一想起初见时的丢脸沈清秋就觉得十分对不起身为孔雀那爱美的天性,为了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沈清秋慎重地挑选了一处空旷的草地,才在小朋友面前化出了本体。

不得不说神兽的本体体型比往日洛冰河见到的都要大很多,他仰头愣愣地看着神鸟靛色的脑袋和修长的脖颈,差点被沈清秋的尾羽掀倒在地。

沈清秋低着头默默估算了一下自己的高度,回过头叼着洛冰河的后领子把人放到自己背上。

自从出巢几乎就没回过家的沈清秋差点迷路,还好太行山仙气弥漫灵力浓郁,远在千百里外也能察觉,远远望见一觉飞檐翘角,沈清秋才算彻底松了口气,

“这是哪儿?”洛冰河愣愣地看着眼前金碧辉煌的大宫殿,不安地想扯沈清秋的袖子,却一用力扯下了一把深青色的羽毛。

没疼的一抖,还未来得及化回人形的沈清秋僵硬地扭着脖子去看身侧少了多少羽毛。还好,没秃,可能被拔毛都这么痛吧,化回人的沈清秋揉了揉还隐隐作痛的腰,转头却看见捧着一把羽毛泫然欲泣的洛冰河。

“无碍,莫要哭了。”沈清秋垂着眼把洛冰河手里的羽毛理成一小束,插在小朋友腰带上,“拔都拔了,正好拿来当辟邪的,待会儿进去后再给你找个小袋子装起来。”

“要……要进去吗……”洛冰河闻言瞪大了眼,有些不知所措,“我……我就不进去了吧……”

“你不进去,我千里迢迢驮你来做什么?”沈清秋哭笑不得,“这里好歹算我娘家,莫怕。”边说着,边牵着洛冰河的手从大开的宫门走进去。

“什……什么?”

“凤凰的曜金宫啊。”

话音刚落,便有一只鸟儿从屋顶上冲下来,在离沈清秋三步远的位置翅膀一收,化作一个赤裸上身的漂亮少年。

“殿下回来了?”那少年扭着裤子上的羽毛装饰,有些不安地问道,在见到沈清秋的点头后顿时小小地欢呼了一声,扑上去抱住了沈清秋的腰,“殿下化形时可有再被雷劫所伤?这次回来多久?……”

洛冰河在一旁听着少年抱着沈清秋喋喋不休,不敢去公然去掰人家的手,只好赌气一般用力抱住沈清秋的手臂。

“没事,就回来转转,过几天就走——唉,冰河?”沈清秋无奈,把两人扒拉下来,一手摸一个头,把人往里推。

过了厚重的宫门,里面是不同人类皇家宫殿繁复,此处走廊蜿蜒,水榭曲折,随处可见绿茵古树和溪流,飞檐和屋顶上站满了各式各样的飞禽,几个赤裸上身的少年和身穿小肚兜的女孩儿跑来跑去,沈清秋却转了个弯,挑了条小路避开了鸟儿们玩闹的地方。

“殿下?”少年有些不解,“难得回来,为何不跟大家见见面?大家都很想您。”

“见了面又要‘殿下殿下’地叫,难为你们小小年纪还得从这这劳什子规矩来,走了又要孩子们难过,何必呢。”沈清秋叹了口气,“你也不用跟着我了,我去找父亲说点事,马上就得走。”一边说着,一边脱了袖子系在腰间,露出有些削瘦的上半身,附身抱起洛冰河。

“对了,别告诉他们我来过啊。”话音刚落,肩胛处“腾”地化出一双羽翼,沈清秋往栏杆外一翻,抖开翅膀往宫殿深处去了。

“对了……冰河。”没过多久,沈清秋突然开口,紧了紧抱住洛冰河的手臂,“……冰河?”

“啊!在!”洛冰河的小臂紧贴着对方赤裸的后颈和肩背,满面通红,正有些不知所措。

“嗯……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啊……?”

“就是……”沈清秋有些紧张地把人往上托了托,才继续道,“你拜我为师,我授技艺与你,你身上有灵脉 若善加利用必有大作为,你将来学成了独自闯荡也有傍身之技……若是不愿意就算了罢。”说道后面,竟是有些丧气。

“我……我愿意!”洛冰河倒是答应地十分爽利,“只是……我不想以后独自闯荡,师尊能不能不要抛下我?”

“不想就不想罢,我自是能护全你一辈子的。”

tbc

沈老师flag已立~

评论 ( 2 )
热度 ( 55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