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不是挂人啊

既然我们已经互相拉黑了那我就随便说了

你,他妈的,算个鸡儿?

说不过我还是怎么的?

还讨厌我,你搞笑吧,幼儿园毕业了吗还讨厌我,三次太lwo缺爱吧你?

不管是三次还是二次讨厌我的人多了去了少你一个吗?跟我吵了架被我推下楼梯的都有,你这种甩甩嘴皮子的根本排不上号欧凯?

Tu te prends pour qui?

评论 ( 4 )
热度 ( 7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