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冰秋】灯中画舫烟中浅-上篇

*题目是一首歌《画舫烟中浅》安利一个,个人非常喜欢

*我流一见钟情

*沈老师和冰妹这次是平辈的,一直很想看冰妹如果没了师徒这层关系会怎么追到沈老师233333也real好奇平辈二人的相处关系。

* 太子洛X 琴师沈

*天大的ooc和bug预警!

00
这一眼后啊,便相互闯入了心,见之不忘,思之如狂。

01
繁荣闹市,烟火映天。

沈清秋难得趁着中秋出来赶个热闹,虽是喜静的性子,但在这团圆日子里孤身一人院中抚琴也未免有些太孤寂了,望着高墙外被漫天烟火映暖的夜幕天,终是按耐不住,背着琴踏出了门槛。

沿路顺着摊子看过去,随手买了几个月饼贪嘴儿,有些不顾形象地边走边几口啃完,拿帕子擦净手指,甩甩袖子,依旧是温文尔雅的琴师。

走着走着看到湖边停着的画舫,想着自己还不曾坐过这些,好奇地站在桥上打量着这雕栏画舫。

忽然心中一动,转过头,却见船首钻出一名少年,那人见着他,似乎也愣住了。

02
洛冰河贵为一国太子殿下,难得被兄弟拉出来,美曰其名趁着中秋,“搞不好就遇上了看对眼的人呢。”

可惜沿途走了一路,也只是无所事事地跟着别人走,唯一买的东西是一柄白绢素扇,空空白白,着实无聊的很。

“等到了画舫上就不无聊了!”三皇子似是看出了太子殿下的不悦,赶忙拖着人往画舫走,一边跟同行的同伴打眼色。

一掀门帘,就是一片浓郁的甜腻暖香,厅内舞女扭着腰胯,水袖舞成一片粉彩,屏风前的女子跪坐在红木案几后,芊芊玉指勾着龟甲拨动琴弦,低垂着眼,暖色的胭脂酝出桃色眉眼。

洛冰河却觉得闷得慌,耐着性子坐了会儿,没忍住,一掀帘子出去了。

却不想船首无意一转眼,见人群熙攘的拱桥上,年轻的琴师负着琴望着这边,神情间有一丝惊愕。

一袭白衣,被周围的喧嚣衬的谪仙一般,玉做的脸庞被背后的灯火阑珊染了一片温软,洛冰河看的竟心弦一动,魔怔般失了神。

那琴师见两人视线相撞,继而莞尔一笑,微微欠了欠身。

洛冰河赶忙一个箭步冲过去,轻功几步到了人面前。

“这位公子,要不……来船上一叙?”他听见自己紧张的声音如是说到。

没想到神差鬼使地就把别人请入了画舫。

03

沈清秋初来乍到,还有一丝惊奇,跟在人身后穿过回廊,那副温和的面皮底下藏了满腔地好奇。

紧接着被带入了一间侧面临水的屋子,打开窗点上烛,两人对面在屋中矮几边坐下,沈清秋侧身放下背后负着的琴。

“洛冰河。”洛冰河翻出一套茶具,借着垂头摆弄瓷杯的动作掩盖发烫的脸。

该死的,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

“铁马冰河入梦来。”沈清秋笑道,“在下沈清秋。”说罢拎起一旁扑扑作响的玉书碨烫壶。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洛冰河盯着被热气笼罩的紫砂壶,深思不受控制地飘远了,又仿佛走火入魔一般,脑子里尽是些不该有的东西——

那人抖入茶叶时挽起的广袖露出一截白藕似的小臂,腕子被热气蒸的透起粉,要是那细腕子被人扭在一起,粗糙的绳子勒进皮肉里,硬生生地磨出突兀的青紫和擦伤……

洛冰河猛地抖了一下,差点把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捧在手里的龙井连茶带杯一口吞了。

沈清秋见他愣神,有点担忧:“洛公子是哪里不舒服么?”心里想的却是慌里慌张的妈耶早知道好好学学煮茶了这花架子功夫不会把人整出问题来吧……

洛冰河闻言顿时摇头如疯,愣是把发冠也甩歪了些,想了想不能让人尴尬,支支吾吾地胡乱说道:“嗯……我比较喜欢喝酒……”

沈清秋怔了怔,随即有些好笑,感情是小公子跑出来想体验生活了,便从善如流地换上酒壶在炭炉上温着。

04
外头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细雨,朦朦胧胧一层纱。

两人对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两人间有着一种说不清的默契和熟稔,不久又皆是熏了一层醉意。

沈清秋说外头云游的趣事儿,还被洛冰河提议绘了一面素扇;洛冰河聊皇宫内外京城繁华,将把柄绘了清丽山峰竹舍的折扇收入袖中。

不过……究竟是因酒而醉……还是因人……

便不得而知了。

沈清秋与洛冰河说着说着,顺手从腰间抽出一柄折扇,“唰”地抖开,显出一副白底山水来,整个人顺势倚在软榻边,半眯着眼,两颊透出一股子醉意的酡红。

“唔……不胜酒意……”沈清秋拿折扇挡嘴,小小地打了个哈欠,脑子里混混沌沌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洛冰河是彻底没了太子的好作态,趴在矮几上,视角里是栏外波光粼粼的水和屋内醉醺醺的人。

好漂亮。

他嘟哝着。

也不知是说着远处景还是近处人。

05
两个没怎么尝过醉的人难得贪了次杯,迷迷糊糊毫无形象地睡倒在画舫里。

几个皇子玩儿着玩儿着发现太子殿下没了,当即吓得到处翻找。

最后在船尾的房间里头找到了拥着琴师睡的正香的太子,眼见天要亮了,也顾不得人醒了没醒,七手八脚把殿下从俊娇公子身上扒下来抬回了宫。

俊娇公子沈清秋一觉醒来已是晌午,晃了晃头撑起身子。

只见屋里徒留一地冷香,仅有桌上乱扣的两个酒杯提醒着他昨晚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46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