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邱蔡】三句话邱蔡

*现代abo

邱居新看了猫眼一眼,手足无措地坐回书桌前,他紧闭的房门在哐哐作响。

他用颤抖的手按着键盘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

暗恋许久的omega师兄正在发情期,他现在正在拿着一盒套子狂踹我的门,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我一直觉得omega的发情期应该和妹子们的例假差不多的性质,那么这位暴躁的蔡蔡的感受可能跟现在肚子痛到想打架的我差不多

评论 ( 10 )
热度 ( 73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