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特曼爸爸,欢迎回来

我……我真的是……

刚刚本来在看ppt写笔记,突然就看到手机跳出来一个特别关心的提示
【哔哩哔哩 您的特别关心 特曼•锤 更新了一个视频】

第一眼看到我是很懵的,然后反应到可能是手机抽风了,但还是忍不住点进去看。

【一个小时前】

点开视频的一瞬间,所有弹幕都是

【欢迎回家】

这三百多天,有丸子脱粉,有丸子入粉,有人吗有人无视有人劝架有人默默等待

我在等,就像在等一个完全不可能的事

可是在看到这个视频的一瞬间,在听到他的声音的一瞬间,我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眼泪先掉下来了。

我自己都没意识到原来我这么这么喜欢他。

他犯了错,对,我知道,但是他带给我的那些感动也不是假的。

他的声音与我来讲真的是,非常特别的一个存在,我能感到安心和平静,所以我能心甘情愿地叫他“阿爸”。

肯定会有人喷的,我们都知道,但是我们会陪着阿爸的。

(真的是,一边打字一边抹眼泪,几年没这么嚎啕大哭过了)

阿爸阿爸,这次,我们就好好唱歌好不好?

特曼先生,特曼爸爸,阿爸,欢迎回来。

评论 ( 3 )
热度 ( 39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