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薛晓】论一个英语渣的撩汉经历

英语渣理科生薛X外国交流生晓
ooc和bug疯狂预警

常年趴在桌上睡觉的薛洋本来一觉睡醒还有些迷糊,混混沌沌地支着胳膊肘耷拉着脑袋,却突然被一句“Hello everyone”赶跑了瞌睡。

原因无他,这个声音温温润润透着一股子出尘的嫡仙气息,薛洋抬起头瞪着刚还有些睡意的眼睛望向那个声音的所属人——

在一群金发外国学生中十分突兀的一头黑发,一如声音般的柔顺,一小撮头发不服帖地翘在脑侧,配着那人清风明月的气质,倒是多了一分可爱。

“晓星尘。”薛洋记住了,满意地重新垂下头栽进梦里。

之后再见到是在一次午休后。

薛洋抱着从器材室偷来的篮球,远远的看到篮球场上有两个人。

晓星尘?薛洋眯了眯眼,另一个是……宋岚?

他们什么时候走这么近了……薛洋抬手就把球扔向宋岚。

对方反应极快地转身险险截住几乎砸到面门的球,面露不快,“薛洋?你做什么?”

薛洋不看他,笑嘻嘻地转向正拎着衣领擦汗的晓星尘,看着那艳艳烈日下被晒的面颊透了粉,汗珠子带着薛洋的视线从额角滑到精致的下颚,砸到锁骨,“打一把吗?”

他弯腰捞起滚在地上的球做了个三分的起手式,晓星尘眉眼弯弯直起身子作势要帽。

薛洋迅速矮身压低重心,球从胯下一过,往旁边想绕过晓星尘,这时他离对方级近,满鼻腔都是一股柔软的淡香。

两人动作来来回回虚实几招,最后以薛洋的扣篮告终。

他看着晓星尘随手用手背抹掉快要流进眼睛里说汗珠子,和被津的有些半透明的上衣,七分裤露出肌肉线条流畅的小腿和忍不住想握握看的脚踝——看起来很细。

“Fast class.Let's go back?”宋岚走过来,转向晓星尘,手指了指教学楼。

薛洋这时候才想起人家还是个外国学生,他皱了皱鼻子,努力在自己塞满公式和理综化的大脑里搜刮出几个单词。

他应该很热的样子,薛洋站在正午的大太阳下想,最后他抱着球走过晓星尘时一甩刘海憋出一句:“you look so hot”,还附赠一个流氓一般的哨儿。

他没看到的是晓星尘瞪大了那双漂亮的眼睛,像是一头受惊的鹿,以及红成一片的脸和耳朵。

FIN.

评论 ( 17 )
热度 ( 149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