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薛晓】你会不会喵?

*依旧是段子和oocqwq
*脑洞源于这里法国房东家的一只怎么逗也不会叫的黑云踏雪猫猫

薛洋是一只猫妖,然后被一位善良的名叫晓星尘的兽医捡回了家。

晓兽医花了三天时间习惯了薛洋是一只会说话的猫,花了三个月习惯了薛洋是自己的猫妖小男友。

唯一不能习惯且让他一直非常在意的就是——薛洋从来没喵过。

这太过分了,不会喵的猫算什么猫!晓星尘呼噜着手里的薛洋本体愤愤的想。

直到有一天,薛洋终于上了本垒。

可惜第二天早上醒来不是在温暖的床上搂着心爱的小星星,而是变回了本体被五花大绑……手术台边站着笑的敬职敬业一手针筒一手扶腰的晓兽医。

“……你要干嘛?!”薛洋感到一丝丝危机。

“打麻药啊。”晓星尘笑的清风明月,轻轻一推针筒,发出轻轻“呲”的一声。

“不是,为什么要打麻药?????”

“哪只猫猫不结扎呢对不对,我差点儿都给忘了这事儿。”晓星尘一脸无辜,针尖闪烁着寒光。

“卧槽晓星尘你敢!!!!!!!!”

“嗯。”晓星尘点点头,伸手按住了薛洋的后蹄子,眼看就要扎针,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等等等等!!!!!!!!!!!嘎嗷儿!!!!”

晓星尘的针抵着薛洋的腿,抬起头疑惑地看着面部扭曲的黑猫。

“谈条件!!!谈条件!”薛洋赶紧抓住这一线生机,艰难地抬起头眨巴眨巴猫猫特有的大眼睛盯着晓星尘。

“好吧。”晓星尘被他的小眼神儿戳了一下,直起身子想了想,“你会不会喵?”

“码的老子堂堂一代猫妖……别别别!!!!!!!!”

“会不会喵?”

“喵喵喵喵!!!!!!!!”

“……怎么喵一下还这么凶的……”

“沃日晓星尘你不要得寸进尺!”

“哦……”

“!!!!!……喵~”

太可爱了,晓星尘默默捂胸口,伸手挠了挠薛洋肚子。

“喵……”

晓星尘你等着!!!!!!!!!!











评论 ( 17 )
热度 ( 94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