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冰秋】渡化-叁

*我感觉现在写啥都像在复健(´இ皿இ`)
*法国度假真是太悠闲了最近懒癌泛滥手机都没怎么碰……
*
*
*什么避雷啊啥啥啥的都看壹的开头就好
*逻辑死,ooc和bug有

天劫。

沈清秋抬头,琉璃般的眸子里倒映着乌云中纠结着的闪电。

原本晴空万里的蓝天一瞬间乌云密布,天地间笼着一片阴影,随着骇人的阵阵雷声响起,一到刺眼的青雷狠狠地砸了下来。

洛冰河原本被沈清秋藏在屋子里,此时也偷偷从窗户里翻了出来。

沈清秋要化形了。

可看着这道与上次无异甚至更恐怖的天劫,他就控制不住地想后退。

上一次被劈得半死不活的经历还历历在目——来了!

沈清秋紧紧盯着那道里自己越来越近的天劫,不能避,不能躲,若是扛下来了便能化形了。

但是在洛冰河眼里可不一样了,他不知道天上那些是什么,只是隐隐联想到母亲给自己讲的故事里的“天劫”。

……那东西在故事里扮演的常是惩罚者一类的角色,而且一旦砸下来那对方是必死无疑。

可是前辈他什么都没做啊,为何……为何……

可惜时间不允许少年的胡思乱想,落雷砸下来震撼充斥了他小小的心灵,天空被乌压压的黑云挤满,青紫色的天劫携带着无法衡量的力量,与之相比之下沈清秋的身影无比的渺小。

“前辈……前辈?!”洛冰河骤然回神,不管不顾地冲向了已经展开翅膀布下结界的沈清秋,硬生生的将几乎与他同高的青色神鸟推离开去。

“你?!”沈清秋大惊,来不及思考洛冰河是如何突破自己的结界,下意识地张开双翅将小孩儿护在怀里。

那道落雷却堪堪擦过洛冰河的衣角砸在地上,焦土一片,乌云散去。

洛冰河只觉得耳膜被那雷声震得发疼,忽然觉得怀里一紧,已然滚在地上,身子底下压了个人,一低头,脸色瞬间爆红——那人青丝散乱一脸惊愕,而且……没穿衣服。

沈清秋猝不及防被人扑倒在地,转头看到自己的手的第一反应就是:妈的老子终于像个人了。

再然后视线从蔚蓝无云的天空转到小朋友红透的脸以及……一丝不挂的自己。

沈清秋:“……那个……”

“前辈先快进来吧!”洛冰河猛地站起来,梗着脖子紧闭着眼,胡乱找了像是竹屋的方向就走。

“哎,不忙。”沈清秋无奈,手腕一甩抖出几片青羽,再一摊手,那青羽便化作一件烟青色的衣衫。

初次化形还有点不熟悉,走路磕绊了两下,伸手揽过不知所措的小孩儿往屋里走。

“前辈……您需要封正吗?”洛冰河小声说道,抬着微红的小脸看着沈清秋。

“哟,你还知道封正呐。”沈清秋登时一乐,忍不住轻轻掐了下对方软乎乎的脸。所谓封正,也不过是一个人指着刚化形的妖说一句“你成人了。”或者“你成龙了。”

“妖嘛……我也许也算……”沈清秋一旋转到愣愣的洛冰河面前,双臂微展“那……你要为我封正么?”

洛冰河看着那人温和的笑,只觉得心跳越发跳的欢了。

tbc——

评论 ( 7 )
热度 ( 70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