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薛晓】星星猎人-02

*超喜欢的太太退圈了(嘤太太还催过这篇)我真的是……难受到爆了总觉得让太太失望了(一边抹眼泪一边写嘤)

*01论洋哥把小星星带回家的第一步

但是郁闷归郁闷,薛洋也没办法,看着那团光团呈饼状摊在玻璃壁上瑟瑟发抖,也只好叹口气把瓶塞重新塞紧,滚上床睡觉。

中午,薛洋是被饿醒的。

不对,他埋在被子里一眯眼,光线怎么这么暗?

薛洋缓缓抬起视线,只见床头赫然坐着个人。

在一开始短暂的惊吓后薛洋迅速恢复了状态,肌肉瞬间紧绷,整个人陷在被窝里眼睛却在暗暗打量这个不知从哪儿来的人。

那人逆着光背对薛洋坐在床头,垂着头不知道在干嘛,安安静静看起来丝毫没有攻击性,薛洋顿了顿,决定保险为上,从后面一仆手肘勾住人的脖子往被单上压住。

那人猝不及防被压倒,双手被反剪,忍不住一声惊叫,却又因着脸被薛洋一把摁进床垫里而迫不得已把惊呼闷了回去。

薛洋一边把人严严实实压在床上,一边歪着脑袋思索,这人看起来没有攻击性,实际上……好像也没有……

哎他怎么在扭,薛洋手上加了点力道,仿佛势必要把对方以这种方式闷死。

哎怎么开始抖了?

……要不……还是放开吧……薛洋有些蛋疼地看着身下瑟瑟发抖的人,缓缓松开了手。

卧槽他怎么不动了?!

……真给我闷死了?

薛洋感觉有点胃疼,他从床上下来,蹲在边边上戳了戳一动不动的人,沉默了一会儿,又戳了戳。

那人突然剧烈的抖了一下,把薛洋吓得一个后仰差点一屁股坐地上,然后他就看着那人趴在床上缓缓转过脸来——

露出一张有些惨白但眼眶微红的精致面孔。

此时的气氛分外安静,薛洋蹲在床边上使自己的视线和那位长的十分漂亮趴在自己床上的小白脸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

小白脸纤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眨巴着那双仿佛揉进星星的大眼睛表达自己肉眼可见的委屈。

泛着水光的小眼神配上微红的眼角,把薛洋看的……不仅一点罪恶感也没有反而像玩的更过分一点。

「你把我弄疼了。」小白脸微嘟着嘴控诉道。

薛洋却一愣,“没听懂,你说的啥语言?”

「……可是我听得懂你说话啊……」对方显然懵了,支起双肘撑着身子往薛洋靠近了点,脸上的焦急显而易见,「而且是你把我弄下来的!」

薛洋这次不愣了,他的注意点全部在那开开合合的薄唇上,这人语言的发音陌生但是流畅,隐隐带了些空灵感。

“真的听不懂啊。”最后他只好伸手捏了捏对方的脸权当安抚,“你先让我吃个饭待会儿再讨论这事儿怎么样?”

就在对方点点头,薛洋刚刚起身手臂离开床的一瞬间——伴随着一声惊呼,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白脸穿透了床铺掉了下去。

在弯腰去看床底下,果然对方正懵逼地趴在地上,瞪大了那双好看的眼睛,还有半个脑袋没在床板里。

就像……鬼魂一样呢……

薛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趴在床底下的人愤怒的一拍地板,被扬起的灰尘一呛,只好苦着脸蹭叽蹭叽爬出来,鼓着蹭了灰的小脸蛋尽一切可能表达自己的不满。

可惜薛洋只是被萌的内心小人做捧心装。

“好吧,你……你听的懂我说话吗?”薛洋想了想还是决定做正事儿,“点头是摇头不是。”

点头。

“你从哪儿来的?”

沉默了下,抬手指了指天。

薛洋抬头端详了一下自己单身公寓的天花板,“你从屋顶上下来的?没洞啊……你还真是鬼啊?”

对方闻言疯狂摇头,用力再一指天。

“天上来的?”

点头,再一指桌上的玻璃瓶。

“卧槽”,薛洋现在才发现瓶子空了,“你是那颗星星!”

点头,「晓星尘」,他说了个词,指了指自己。

“你的名字?”

「嗯。」

“可惜我听不懂,”薛洋撑着下巴小小叹了口气,“那我就叫你小星星好了。”

「晓星尘,小星星,好像也差不多。」晓星尘思索了下,重重点头。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64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