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皆言戏子无情无义,却不知人生本就一场戏

首先是个非天夜翔吹,我爱小非哥他全部分。
其次是个墨香铜臭书粉,我爱她书中的每一个人物,至于她的人我不了解也不想了解。

以上。

【冰秋】关于狗狗的emmmm

*我现在一边把手臂给狗狗为所欲为一边码字emmm

沈清秋养了一条小狗狗,奶狗的时候和洛冰河从同事家抱来的,现在一岁多,在家里受尽了沈清秋的宠爱扣尽了洛冰河的醋坛子。

今天一回家,沈清秋日常把哒哒哒迈着小蹄子跑来迎接的小宝贝抱起来。

洛冰河后一步进门,瞪了一眼安逸窝在沈清秋怀里呼哧呼哧吐舌头的毛团子。

怨气逼人之下,沈老师无奈地笑笑,一手一个狗头揉了个够。

狗狗还在呼哧呼哧到处转悠。

“不应该啊……屋子里不热啊……”沈清秋坐在沙发上担忧地招招手把狗儿唤过来。

洛冰河长臂一揽把人搂在自己怀里,冷漠脸看着毛团子踢哒着小短腿跑过来。

团子一跑过来后蹄子一撑,十分熟练地抱住了沈清秋的腿。

“喂!!!!”洛冰河大惊,沈清秋回家后换了居家服,宽松的运动裤只比平角短裤长一点,狗狗正欢喜地舔沈清秋裸露的腿,从小腿爬到膝盖,开始舔大腿。

“没事没事……”沈清秋安抚性地啄了啄洛冰河的唇角,转过头把几乎舔到大腿根的狗狗抱起来。

小毛团子哼唧了一声伸蹄子抱住了沈清秋的手臂突然开始了动作……

“老师?!!!!!!!!!”洛冰河顿时黑了脸,那狗狗抱着他家老师的手臂竟然开始拱屁股!

一边拱一边把沈清秋的手臂上上下下舔了又舔。

“冰河你看它是不是很像你。”沈清秋好笑地偏头看着洛冰河复杂的表情,手上把正在泄火的狗狗拂开,“你不是每次在床上都要……”

洛冰河闻言红着脸叼住沈清秋的唇让剩下的话融化在唾液里,一边暗搓搓地拎起狗往沙发下一扔,抽了湿巾纸给沈清秋擦手。

哪想狗狗坚持不懈地抱着沈清秋的大腿继续拱,还抽空抬起头拿自己黑溜溜湿润润的大眼睛朝着沈清秋疯狂卖萌,短尾巴摇成了一朵花儿。

洛冰河看着沈清秋温和的神色,内心暗暗决定明天就让这个小畜生失去它的雄性功能!!!

评论 ( 6 )
热度 ( 99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