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有一次我朝林泽提到这件事,林泽一脸疑惑地说:“现在大家都不喜欢看曲折的故事么?”

“嗯。”我说,“她们会为你而难过。”】

是真的。

在小非哥的书里,已经很多次了——在别人的故事里过不去自己的坎。

每次想起谢晨风后脚跟轻轻一碰,把足球推到球门里。

那是大雨里的重庆。

谢晨风,李应,郎俊侠,重明。

他们是我大概永远都跨不过去的坎。

2018-09-22

“每一个地球人都是战士。”——《星河彼岸》同人作品&手写语录征集活动

omg!!!!!!!
瞬间看到生活的希望qwq
包包包子铺!:

【获奖名单公布】

【图类】

一等奖  @井蓝      作品连接

二等奖  @无九      作品连接

            @-舟行绿水-    作品连接

三等奖  @...

2018-07-06

【星河彼岸/李应X郑融】青鸟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我我我很慌……是真的慌……

*本来想研究一下原著再等中考后落笔的,结果今儿模拟考的时候突然脑子里出现一幅画面我我我忍不住就很想写……

*关于最最最喜欢的一个攻(没错就是李应)

*so……ooc和bug预警,词不达意预警,我流意识流超无趣预警

*大概真的写的很糟糕……

如果信笺,是蓝色而浅,那就有一只青鸟,从你楼上,飞来人间。
——余光中《梅雨笺》

光线很平均地从窗外铺洒进来,碳素笔在草稿纸上写下一个公式,带着思索性的停顿迟迟没有进行下一步,物理笔记旁整齐地摞着历史学的笔记本和课本。

 

地下城近乎完美地仿照了自然生态,季节卡在夏和秋之间,没有炎阳也...

2018-06-13

突然想起来的一点小事情

夏天吧,很热。

那天我去北城天街,走到圆弧内侧的星巴克里,吧台后面冲咖啡的小姐姐看起来冷冷的,有点御姐气。我喜欢。为了看清她的脸我稍微眯了眯眼,扯下耳机线冲她笑笑。

“要一杯大杯的美式,谢谢姐姐。”

在等的时候我听着咖啡机运作的声音,转身想找个位子——我比较喜欢角落靠窗放盆栽的那个位子,视角很棒,可以不动声色地观察里里外外的人,可惜被人占了。

一个小哥哥。

好吧,走过他身后在后一个位置放下双肩包,侧过头一边戴耳机一边就着撩头发的动作去看他亮度开得很高的iPad屏幕。

可惜近视度数太高又懒得戴眼镜,看不清。

只能在那一堆马赛克里分辨出是微信对话框,己方发过去一条不长的消息,对方大概...

2018-04-17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