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红纱花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那独缺的一枚刺符,一如回到鲜卑神山的他。

论一个词穷的挣扎

Beynac-et-Cazenac, La Roque-Gageac, Domme, Lieu dit Saint-Rome,

这是今天走过的地方(s)

今天早上在极度的犯困状态中晕乎了六个小时左右,我们离开了巴黎,到达了,乡村。

我更喜欢称之为小镇,或者是我最新想起来的一个名词:桃花源。

第一个小镇带来的是惊艳,第二座是过渡,第三座,我想用一个也许不太对劲的词,动心。

这种感觉……很奇怪,很有意思,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它,也许不是在第三座小镇,也许是在到达——宾馆,我暂且称它为宾馆,的时候,出现了一种,嗯,一种共鸣。

离开了城市和高楼,这里有漫山遍野的绿茵和参差感极强的石砖房屋,一亮两点是无处不在的色彩艳丽的花朵。

法国只要除去清晨和傍晚,天气似乎都是非常的炎热,也许是时间原因,我在逛第三座小镇的时候是相当清爽的。

同样的,我的印象也特别深。

相机和亚克力牌撞击的脆响,快门声,拍照时的指点声,法语轻声的交谈声,有着金色软发的小男孩骑着单车从斜坡上飞驰而下,还有,风声。

风吹过各种我叫不出名字的花草间,像是一种低语。现在我要提到那个不太对劲的词了。

“动心”

我顺着小镇的石板路一路到底。

我顺着碎石子路走向“宾馆”。

外面是栏杆和自成一幅画卷的山野。

周围是绿地和石砖搂,风声,鸟鸣。

就在钟声响起的一瞬间,非常简朴的教堂顶上的大钟被敲响。

“当——”

天很蓝,小镇很美,住宿房间楼下的休息室,铁栏杆旁边的绣球花,这不够,远远不够。

“当——”

我试图在我贫瘠的词汇中找到一个甚至半个只言片语来形容那时的那种感觉。

“当——”

那是一种……一种……我得想想,我必须要用我所能想到的所有形容来描述那种感觉。

“当——”

是桃花源啊,捕鱼人不慎走进幽深的通道,然后豁然开朗——

“当——”

我站着,站在一份完美的幸福感里。胸腔的鼓动带动兴奋的血液。

“当——”

就像是窗框上挂着的樱花粉的风铃,熬夜过后窝进松软的床铺和棉被,便签条背后的小惊喜,冬天历史课上昏昏欲睡中右手边透着暖橙色阳光的磨砂玻璃……

那种百分百的幸福感,教堂的钟声,小镇的木窗,度假村的安逸……

如果将他们做个加法——1+1>2。

这种与世隔绝的安逸,这种惊艳,这种平和。

我真是爱惨了这种感觉,这个欧洲国家。

这个有着悠远钟声的桃花源。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剪红纱花 | Powered by LOFTER